“火神”戰瘟神——火神山醫院10天落成記

2020-02-03 10:45:16來源: 新華網

江西快3开户 www.lzrdsu.com.cn image.png

image.png

  新華社武漢2月2日電 題:“火神”戰瘟神——火神山醫院10天落成記

  新華社記者

  湖北,荊楚大地、云澤之鄉。楚人,自視為火神祝融的后代。當下,一場“火神”驅趕瘟神的角斗戰事正酣。

  今天,一座名為火神山的醫院,正式落成。戰疫魔,增添了新的利器,開辟出新的戰場。

  總建筑面積超過3萬平方米,架設箱式板房近兩千間,接診區病房樓ICU俱全……這個建筑面積相當于半個北京“水立方”的“戰地醫院”,從開始設計到建成完工,歷時10天。

  經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批準,中國人民解放軍抽組1400名醫護人員,于2月3日起在這所醫院承擔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醫療救治任務。

  過去10天,發生了什么?怎么做到的?新華社記者帶你去探訪火神山醫院落成全過程。

image.png

這是2月2日無人機拍攝的武漢火神山醫院。 新華社記者 肖藝九 攝

  “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鋪開武漢地圖,位于武漢西南的知音湖猶如一匹奔馳的駿馬。剛建成的火神山醫院,就在這匹駿馬的鼻尖之處。

  這里,曾經是武漢職工療養院,遍布著藕塘、土丘。

  “10天建座醫院,這怎么可能完成?” 這是眾多參加火神山醫院設計、施工者,接到任務指令時的第一反應。

  中建三局三公司項目經理方翔從事土木建筑行業多年。他說:“按照常規流程,3萬多平方米建筑量的項目,至少要兩年。緊急狀態搭建臨時性建筑都需要1個月,更何況是新建一座傳染病醫院?”

image.png

這是2月2日無人機拍攝的武漢火神山醫院。新華社記者 程敏 攝

  “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的背后,是異常嚴峻的疫情形勢。從確定新建火神山醫院的1月23日當天到2月1日,9天中,武漢市確診病例從495人陡增至4109人。

  不斷增加的定點醫院床位數量,遠遠跟不上疫情蔓延速度?!案?003年抗擊‘非典’時的經驗,新建集中收治疫情患者的醫院,能夠很大程度上緩解現有醫院的壓力,減少交叉感染?!幣晃徊斡肟夠鞣塹淶囊攪譜冶硎?,臨時醫院啟用后,更重要的作用是減少社會恐慌情緒。

  過往抗擊重大疫情,也曾經創造過奇跡。

  2003年4月,北京建成可容納1000張病床的小湯山醫院,兩個月內收治了全國七分之一的“非典”病人,其間無一名醫護人員被感染,創造了人類醫學史上的奇跡。

image.png

這是2月2日無人機拍攝的武漢火神山醫院。新華社記者 程敏 攝

  當年建好小湯山醫院用了7天。現在的工程能力更高了,10天完成任務,很困難嗎?

  緊急的疫情讓人們已經忘記了,武漢抗疫斗爭高峰是在春節前。小湯山建設是在4月份,火神山醫院建設其間,適逢大量工人假期返鄉,“別說原材料采購、物流運輸,就連工地上吃喝拉撒,這些后勤都難以保障”。武漢市城建局一位工作人員介紹。

  疫情,不等人。與死神競速,情勢緊迫,間不容發。各方面迅速動員,進入戰時狀態。

  ——選址。規劃、環保等部門緊急會商,定在知音湖畔的武漢市職工療養院。這里遠離人口稠密的漢口主城區,交通、管道等配套基礎齊備。

image.png

這是2月2日無人機拍攝的武漢火神山醫院。新華社記者 李賀 攝

  ——設計。小湯山非典醫院設計方迅速參與。中信建筑設計院等設計機構組成60多個人的應急項目團隊,5小時內就拿出設計方案,不到24小時繪出設計圖。

  ——施工。多家建筑企業踴躍請戰。指揮部最終確定由中建三局、武漢建工、武漢航發、漢陽市政四家企業參建,明確施工任務,立下“軍令狀”,迅速組織開工。

  沒人想到,一個建筑工地,成為數千萬人矚目的焦點?;鶘襠澆ㄉ柘殖〕【氨煌紜霸浦輩ァ焙?,數千萬網民在屏幕前當起了“監工”。

  “這不是一場單純的工地直播,而是抗擊疫情的希望,大家都希望能夠快點,更快點?!崩嗨頻耐縉纜厶焯焓筆笨杉?。

  入夜,工地上燈火通明。不遠處,武漢三鎮是焦灼中等待的萬家燈火。

image.png

這是2月2日無人機拍攝的武漢火神山醫院。新華社記者 肖藝九 攝

  分區嚴隔離 病房帶“口罩”

  從空中俯瞰,火神山兩棟住院樓,整體呈中間醫護兩邊病房的“魚骨狀”布局?!爸饔愎恰筆侵屑淶某ぷ叩?,功能為醫護人員通道和辦公區域。走道連接“次魚骨”的9個病房區,在走道里可步行至任何一間病房。

  作為一所傳染病醫院,大到房間的結構布局,小到一個下水管道,在各項防護措施方面,近乎苛刻。而充分借鑒小湯山醫院,讓火神山醫院的設計與建設“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曾參與小湯山醫院設計的全國知名設計大師黃錫璆,臘月二十九晚上專門給設計組打來電話,提出小湯山醫院設計中曾經留下的遺憾和不足:病房緊挨地面,沒有隔空層,容易潮濕;沒有設置專用病區走道,開門就是院子,管理不便……

image.png

這是2月2日無人機拍攝的武漢火神山醫院。新華社記者 程敏 攝

  “我們在設計時充分聽取這些寶貴的意見和建議?!敝行漚ㄖ杓蒲芯孔茉河邢薰靖弊芙ㄖ?、火神山醫院設計總負責人湯群說。

  ——分區嚴格隔離。通過設置清潔區、半污染區、污染區及醫護人員專用通道和病人專用通道的布置方式,嚴格避免交叉感染。醫療區與生活區同樣嚴格隔離。醫護人員進出病區設置包括風淋在內的專用衛生通過設施,最大限度地?;ひ交と嗽鋇慕】蛋踩?。

  ——病房帶上“口罩”。離地面架空30厘米的每間病房,放置兩張病床,均設有獨立的衛生間。兩扇窗戶和通道組成的專用隔離防護窗,用于藥品和食品的傳遞。醫院絕大部分房間都是負壓房間,房間內的壓力比外面低,如同給病房帶上“口罩”,避免病毒隨著氣流產生交叉感染。

image.png

這是2月2日無人機拍攝的武漢火神山醫院。 新華社記者 程敏 攝

  ——污染集中處理。醫院鋪設了5萬平方米的防滲膜,覆蓋整個院區,確保污染物不會滲透到土壤水體中,同時醫院安裝了雨水、污水處理系統,經過兩次氯氣消毒處理,達標后才可排放。所有房間排風均經過消毒殺菌及高效過濾達標后,才高空排放。

  大年初一,原北京小湯山“非典”醫院院長張雁靈專程來武漢考察得知,火神山醫院配備多臺高端CT,大幅提升ICU重癥病房數量,組建專家委員會為病人制定個性化診療方案等情況,評價“總體非常好,只需做局部調整”。

  “很多設計標準、設備配備,都要優于當年的小湯山‘非典’專科醫院?!?張雁靈說,火神山醫院的建成并投入使用,將對防控疫情產生重大意義。

image.png

這是2月2日無人機拍攝的武漢火神山醫院。新華社記者 程敏 攝

  “極度壓縮時間空間的戰役”

  1月24日,己亥年除夕,各類設備進場。

  入夜,運輸車司機呂俊和同事們一塊圍聚,端上盒飯,簡陋地“團年”。他的“守歲”就是從凌晨3點后開車運土,累了,在車上瞇個眼。

  作為家中獨子的呂俊,長這么大第一次不在家里過年,“不忍心讓父母在家中獨守除夕夜,但這個工程實在太重要了?!?br/>

image.png

這是2月2日拍攝的武漢火神山醫院的一間病房內景。新華社記者 陳曄華 攝

  除夕夜,數百臺挖掘機、推土機,上千名工人和呂俊一樣,在機器轟鳴聲中,迎來庚子年第一個清晨。

  除夕當天,施工方累計平整全部場地5萬平方米,相當于7個足球場大小??諭練?5萬立方米,足以填滿57個標準游泳池。

  “頭一天去,工地還是一片沼澤,推土機進場都快陷進去了。第二天早上再看,土堆已經推平,沼澤被填實,完全看不出之前的模樣了?!幣晃患際躒嗽痹諗笥訝χ懈鋅?。

  鋪設碎石、壓實基礎、開挖基槽……按正常流程,工期節點按天算。在火神山,一切節點都得以小時,甚至以分鐘計算。極限的工期要求,現場設計、施工、監理人員一齊守在現場,邊設計、邊施工、邊修改、邊調整。

image.png

這是2月2日拍攝的武漢火神山醫院的一間病房內景。新華社記者 陳曄華 攝

  工地上,到處是車,到處是人。白天,機器轟鳴、人聲鼎沸;入夜,燈光如晝、焊花四閃。所謂“基建狂魔”,其實不過是一群善良勇敢的人穿上盔甲,在所有人的祝福中默默地負重前行。

  “戴書記,您的鞋子破了,回去換一雙吧!” 中建商砼永豐廠黨支部書記戴銀剛,多次聽到別人的善意提醒。武漢宣布建設火神山醫院當晚,他就趕回崗位,火速集結隊伍投入戰斗。

  妻子身懷六甲,他無暇照顧;鞋子破了幾天,來不及回去換一雙?!暗日獬≌揭勱崾?,我要跟即將出世的孩子好好講講火神山的故事”。他說。

image.png

2月2日,工人在火神山醫院工地工作。新華社記者 李賀 攝

  最高峰時,工地上有7000多名工人,800多臺挖掘機、推土機等設備同時作業。上一個單位剛完成場地鋪沙,下一個單位馬上進場鋪防滲膜,后面鋪設活動板房基腳的單位還在催促。高密度的人群、機械,讓現場施工空間極為有限。

  “火神山項目是在極度壓縮的時間、壓縮的空間內,展開的一場戰役?!被鶘襠澆ㄉ柚富硬懇晃桓涸鶉慫?,“沒別的,就是豁出去,干!”

  受其他工序影響,原本留給排水管道安裝的72小時施工時間,被壓縮到只剩30個小時。用作病房的集裝箱板房,距地面只有30厘米,排水管道安裝只能由工人鉆進這狹小縫隙中,逐個安裝到位。

image.png

  2月2日,工人在火神山醫院工地工作。新華社記者 李賀 攝

  身材瘦小的工人王旋主動申請第一個下地埋管示范,帶領400多名工人伏地作業。不少人衣服劃破,手臂劃傷,匆匆處理后便又鉆回逼仄的空間作業,直到全部排水管道順利安裝完成。

  每個工人、每臺裝備,就像一顆顆螺絲釘、一個個零部件,緊密扣在一起,驅動著這臺巨型機器,迅速搭建起一座抗擊疫情的“安全島嶼”。

  中建三局董事長陳華元說,武漢是我們的家園,這是一場保衛戰、生死戰,建好火神山醫院就是保衛大武漢,“必須不惜代價,不講條件,不懼困難,盡銳出戰”。

image.png

2月2日,工人在火神山醫院工地工作。新華社記者 程敏 攝

  有國外網友評價,晝夜不停的挖掘機大軍及建筑工人、源源不斷輸送至武漢的物資,“整個國家都為這場戰斗做準備,速度不可思議”。

  “我一生中從未見過這種動員?!筆瀾縹郎櫓芨墑綠返氯?月31日在日內瓦舉行的發布會上說,“也許你正在關注的是中國將在10天之內建成的一家大醫院,但這不是他們正在采取的措施的唯一目標,我相信這些措施將扭轉(疫情)趨勢?!?/span>

  火神山醫院完工了。很多工人、設備將第一時間轉戰,前往同樣收治疫情感染患者的雷神山醫院,繼續他們的戰斗。(采寫記者:李鵬翔、李勁峰、梁建強、徐海波、廖君、侯文坤、黎云、張書旗、鄭璐)

image.png

2月2日,工人在已經基本建設成形的醫院病房里工作。新華社記者 程敏 攝

image.png

2月2日,工人在火神山醫院工地工作。 新華社記者 李賀 攝

image.png

2月2日,工人在已經基本建設成形的醫院病房工作。 新華社記者 程敏 攝

image.png

  這張標注了日期的拼版照片顯示的是武漢火神山醫院從開始設計到建成完工,歷時10天(無人機拍攝)。 新華社記者 肖藝九 攝

image.png


0
0

我來說兩句